晚上想了一晚上剧情的刘雨,早上上课的时候,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脑袋就像小鸡啄米一样,不停地打盹。本子上的笔记刚开始还是正常的,写着写着,字的后面就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尾巴,像一条蚯蚓一样。

    上课的老师渐渐走到了刘雨的面前,而刘雨还是一副小鸡啄米的样子。

    老师拍了拍刘雨的肩膀,“来,这个同学来回答一下我刚才的问题。”

    刘雨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周围寂静无声,同学们都看着自己,背上马上起了一层白毛汗。刘雨缓缓的扭过头,发现老师正在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刘雨缓缓地站起身,并且向旁边的同学做口型问:“怎么了?”

    坐在刘雨旁边的王靖小声地回答刘雨:“老师让你回答问题。”

    回答问题?回答什么问题?刘雨的脑袋都是蒙的。只好扭过头,尴尬得看着老师。

    老师也知道刘雨刚才睡着了,没听到自己在说什么,就又问了一遍,“你来说说三铰拱在计算玩具的时候和简支梁计算弯矩有什么不同?”

    刘雨:“额······”

    老师看刘雨答不出来,又问:“这样吧,你说说,怎么计算三铰拱中的弯矩。”

    刘雨刘雨扶了扶眼睛,用手支撑着桌子,“额······”

    老师心想,三铰拱的弯矩公式说不出来,问问定义应该还是知道的吧,就又问道:“那你说说什么是三铰拱吧。”

    刘雨吞了一口吐沫,“额···这···”

    老师一看,得,二傻子一个,啥都不知道,“行了你坐下吧,专心听课。”

    刘雨:“恩。”然后缓缓坐下。

    这样一下,刘雨可是清醒了不少。然后刘雨就开始认真地盯着黑板,发呆。为了不再次打盹,刘雨还用手撑住了自己的脑袋。

    刘雨有时候也在想,像他这样的一个人,不喜欢学习,干其他的事情兴致高昂。等到毕业的时候,能不能拿到毕业证都是个大问题,就算魔法能力比较突出了,但是仅仅依靠魔法的能力,会活的很辛苦。但这又不是刘雨希望的。

    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对刘雨来说,时间还早,毕竟现在才大一嘛。还是好好想一想晚上和马斌、刘小云排练的事情吧。

    刘雨的白天就在这浑浑噩噩中度过了,等吃完了晚饭之后,一个龙精虎猛的刘雨,又回来了!

    带着自己的装备,刘雨昂首挺胸地去找训练场了。

    站在训练场里,刘雨还是有点出神(www.shubao2.cc)。自己选择的路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也许是性格使然吧,也可能真的是厌学了,既然选择了去过一个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就注定了要在学业方面有所牺牲。又得就有失嘛。

    刘雨通知了马斌和刘小云训练场的编号,就先自己热起身来。

    首先,刘雨先将打火机和转笔的套路在手里过了一遍。魔方打乱还原了两次,下来就开始了精神(www.shubao2.cc)力细节操控的练习。

    依旧是单手五行循环的训练,这种训练是刘雨进行过次数最多的一种。刘雨对于五行生克和五行转换的控制也在不断的训练中一点一点的提升着。

    现在的刘雨,虽然主属性是水和木,但是在操纵其他元素的时候也是得心应手,只不过没有操纵水元素和木元素那么的如臂使指。

    五彩的光环在刘雨的手上不断地旋转着,刘雨看着看着也出神(www.shubao2.cc)了,又开始了发呆。刘雨本来在开学的时候就情绪比较低落,比较不稳定,开学的时候比较忙,而且很有新鲜感,所以也就没出什么问题。

    但是到了现在,刘雨已经适应了大学的生活,而且刚刚从忙碌中解脱出来,那种开学时候的低落和迷茫,还有不知所措慢慢得又浮现了出来。甚至还会有一些自我怀疑,自我否定。整个情绪变得很压抑。

    不多时,马斌就来到了训练场。

    看到了马斌,刘雨打起了一点精神(www.shubao2.cc),冲着马斌说:“来了?”

    马斌:“恩,来了。打斗的部分你想得怎么样了?”

    刘雨:“恩,我大概想了想,如果要尽量多运用咱们社团的东西,那如此这般是非常不错的。”说着,刘雨把昨天晚上想到的东西给马斌讲了一遍。

    马斌沉吟片刻,说:“你这个打斗的流程是可以的,但是我还是对于这个打斗的结局有异议,我觉得还是我负责胜利比较好。”

    刘雨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心思争了,于是就说:“你赢就你赢吧,其实也无所谓。”

    马斌看刘雨这么说,有点小惊讶,“刘雨,你不是生病了吧,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应我了?我还以为要和你磨一会儿嘴皮子呢。”

    刘雨用一种长辈看小辈的眼神(www.shubao2.cc)看着马斌,缓缓地说:“作为一个副社长,和自己手下的部长争来争去显得很没有风度,中国古时候就有尊老爱幼的传统和大让小的习惯。这是我应该做的,你放心吧,以后在工作中我是不会给你穿小鞋的。”

    刘雨不去争了,但是可不代表刘雨会认识呀。

    马斌有些呆住了,刚才这句话的信息量有点大。刘雨先接伤疤,说上次赢了自己,所以他是副社长,自己只是部长。然后刘雨又说他发扬风格,谦让了自己,搞得好像自己很没有礼貌一样。最后刘雨还发出了威胁,毕竟他是副社长,自己只是一个部长,而且他管活动,自己负责的是活动的一部分,所以想穿小鞋还是很容易就穿了。

    马斌想说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要说什么。自己好像是赢了,但是一点快感都没有。刘雨已经转身走到场边去拿道具了。

    马斌因为自己不玩爪子刀,所以爪子刀只能用刘雨的了。

    刘雨把自己的提了过来,里面乱七八糟装了一堆东西,光蝴蝶刀就有三把。

    刘雨向马斌递出了自己的包,说:“我包里的爪子刀有几把,你选一个自己拿起来最顺手的就行了。我今天带来的都是练习到。蝴蝶刀你应该自己有吧,你是用我的还是拿你自己的?”

    马斌到现在都没搞清楚今天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啊?奥,我用自己的蝴蝶刀。”说着拿起了一把爪子刀。一把比较厚重的刀,石洗的表面,伞绳缠成的刀柄,“爪子刀我就拿这一把了,没问题吧。”

    刘雨看了一眼马斌手上的刀,淡淡地说:“没问题,眼光不错,这把刀的刀柄是我自己缠的。”

    气氛有点怪怪的,马斌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好尴尬一笑:“哈···哈哈,是吧···”

    刘雨继续用面无表情的脸对马斌说:“我们不如操练起来?”

    马斌这个时候有点忐忑了,刘雨这么个表情,这么个语气跟我说操练起来,会不会是想通过排练真的和我打一架,而且我没有真的打一架的心里准备,很可能就不是打一架,而是被刘雨打一顿了。刘雨的内心应该没有这么阴暗吧,不过就是我想赢一次嘛。

    马斌犹豫了一下,叫住了转身准备去找站位的刘雨,“那个,刘雨,要不然我不赢了,还是你赢吧,我觉得你的形象比我更符合一点。”

    刘雨这个时候心比较乱,一看,马斌又开始搅了,坚决得拒绝道:“不行,我岂是出尔反尔的人,说你赢你就赢,哪那么多废话。”

    马斌心想:“这下完了,刘雨真的想打我,他根本就没想给我穿小鞋,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都是假的,他这是要立马就报的节奏了。不过说起打架,我也不怕他。”

    想到这里,马斌也就开始找自己的站位了。

    两个人站好了之后,马斌只感觉一种凝重的气息扑面而来。

    刘雨沉声道:“你如果放弃公主自行离去的话,看在平日的交情,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马斌真正上场了丝毫不露怯,朗声道:“哈哈!做梦,你的那点三脚猫的功夫,我还没放在眼里!”

    刘雨缓缓抬起了头,注视着马斌,“噢?是吗?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马斌只觉得有一股狂风从刘雨那边吹了过来,心下一惊,刘雨的气势真的很强啊!

    马斌道了一声好!就挥舞着蝴蝶刀向着刘雨冲了过去。

    刘雨手中多出了一个魔方,手指随着魔方飞快得动了起来。色块飞快得转动,最上面的色块完全变成绿色的时候,马斌的脚下突然升起了几根藤蔓,直接缠住了马斌。

    马斌心里一惊,这是什么东西,以前都没有见过这么用魔法的。不过一切只是演戏,所以马斌一挥蝴蝶刀就脱困而出了,接下来,各种控制技能层出不穷。还有火属性攻击魔法,不过都没有什么伤害,就是看起来声势浩大。

    正在他们排练打斗的时候,训练场中缓步走进了一个人,白色的连衣长裙,黑色的披肩,蕾丝的手套和高雅的高跟鞋。

    当她走进训练场的时候,高跟鞋的声音吸引了刘雨和马斌的注意力,两个人手里的动作瞬间停滞,看呆了。

    公主驾到!

    ;

章节目录

说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平凡的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凡的牌并收藏说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