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张仙人掌_新 作者:一只西飞雁

    求婚成功的陈锐直接将钻戒晒在朋友圈。这可真是一鸣惊人,一石惊起千层浪。

    陈庭第一个兴师问罪:“你这个王八蛋,小兔崽子,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啊?这么大事都不提前说一声?”

    陈锐说:“你不是看见了吗?”

    陈庭要气si了,“这就算完了?朋友圈炫耀一下就算完了?”

    “什么叫炫耀?”

    “我还不知道你,陈锐,你等这天等得肠子都要打结了吧你,你是真能忍。”

    “爸妈在吗?”

    “爸妈?爸妈都不想理你。现在家里气氛十分诡异。”

    “我马上到家。”

    “你一个人来的?”

    “嗯。”

    “小潭呢?”

    “我先跟爸妈谈。”

    陈庭恐吓他:“小心爸妈不同意。”

    陈锐笑了,“你和姐夫爸妈都同意了。怎么可能拦小潭?”

    “你内涵谁呢?”

    “你听错了。”

    陈锐到家时,陈开生夫妇早从陈庭口中听完了来龙去脉。

    两人都惊讶极了,陈开生叹惋道:“这小子既然喜欢小潭,一早g嘛去了?白白磨了这么多年,还没我当年半分魄力。”

    “那是。”曾歆筠白他一眼,“谁有你难缠?”她一点没想到儿子情路竟然如此坎坷,再一想他明明情有所钟,却一直孤身一人,便忍不住心疼。她怪陈庭,“你怎么不早点跟我通气?”

    “没有用的。”陈庭说,“你以为我没送过梯子?要人家下得来啊。这两人反正绝了,我早看明白了,这种事,旁人拱再多火都白搭。”她听到动静回身,幸灾乐祸道:“哟,情种回来了。”

    情种是绝不肯承认自己是情种的。

    在多方考量下,婚礼最终定在海城,陈家郊外别墅旁的茵茵草地上。

    婚宴开始前,孙语潭等在休息室,她正襟危坐,发丝妆容一丝不苟,层层叠叠的白纱逶迤一地。陆遇溪坐在一旁,好奇地看着她,她穿一身粉红花童装,头上还戴着花环,公主一样可ai。

    陈锐西装革履,斜坐在沙发扶手上,他在小侄nv耳边悄悄说:“叫小舅妈。”

    陆遇溪说:“小舅妈真好看。”

    孙语潭噗嗤笑了,她逗她说:“西西今天也很好看,你也做新娘子吗?”

    “没有呀。”

    “怎么没有?”孙语潭指着不远处,在飘窗上爬来爬去的卓展,“你看,你的新郎在那边呢。”

    “没有——”陆遇溪扭捏着往她身上挤,被陈庭一把抱开,她把nv儿放去和卓展玩,又撵陈锐,“你在这待着g嘛?”

    陈锐一走,陈庭便长长叹了口气,“我可终于等到这一天。”

    孙语潭一笑,她好奇道:“陈庭姐,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那年暑假啊。我弟弟真可怜,茶不思饭不想的等你,结果你和别的男孩子去约会。”陈庭似笑非笑的,“小潭,陈锐真挺si心塌地的,你别辜负他哦。”

    话虽然是玩笑着说了出来,话中的意味却一点不玩笑。

    孙语潭一时不知如何作答,陈庭却又搂住了她,“好了,别紧张,新婚快乐。”

    陈庭走后没多久,休息室的门又一次被敲响。

    孙语潭一边腹诽一边打起jing神调整微笑,“进来。”

    门后颤颤巍巍走进来一个茶几高的小nv孩,她连忙起身去迎,却一下看见nv孩背后的汤果。

    她剪了短发,化着淡妆,b以前胖了一点儿,依旧(www.fqxs.net)一见着她就笑,一笑一双弯弯眼。

    “啊——”孙语潭也笑开了,走过去和她拥抱。

    抱在一块孙语潭才觉出不对劲,稍微退开了点儿,看着汤果隆起的小腹,“你不是吧?”

    “是啊。”汤果笑眯眯的。

    “厉害。”孙语潭竖了个大拇指,“班长厉害。”

    “怎么不说是我厉害呢?”

    “你也厉害。”孙语潭俯下身抱起小nv孩,“是吧,欧(www.shubao.info)yan沁,你爸妈可真厉害。”

    “哎,”汤果要接过去,“别把婚纱弄脏了。”

    “没事。”孙语潭横抱着欧(www.shubao.info)yan沁,直接把她鞋子给拔了,欧(www.shubao.info)yan沁正在牙牙学语的阶段,抱着脚丫嗯嗯了一会,被放在膝盖上坐着时,就忘了自己的鞋,专心扯孙语潭身上的白纱。

    “我刚才看见陈锐了。”汤果说,“他和谁说话都带点笑,b以前平易近人得多啊。”

    “是吗,今天是要笑啊,不然别人还以为我b的婚呢。”

    “那是你b的吗?”汤果又问了。

    孙语潭一直拖到要发请柬了,才打电话和汤果说她和陈锐的事。她虽然和武浚哲嘴y说不怕,但因为前车之鉴,内心还是略微有一点怵。

    于是略过前情,讲两人这半年来才看对眼。

    “半年?”汤果在那头十分惊讶,“半年就结婚?”她和欧(www.shubao.info)yan皓同学三年,恋ai四年,毕业结婚,人生步调有条不紊水到渠成,现在又过得幸福美满,于是便天然排斥其他风险模式,自觉可以给好友一点建议。

    毕竟她对陈锐的最后印象,还停留在那个无礼的下午。他那一扔,可真是扔掉了她对他的所有好感。

    “你要慎重啊。”汤果劝她,“小潭,你先别急着结婚,别急着套牢他。陈锐这个人看似优秀,也许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缺点呢。”

    “b如……”孙语潭这可来兴趣了。

    “b如……哎呀,结婚是要过日子的,天天看冷脸可没意思。”

    陈锐丢了手中在看的书,面se不善地盯着她的手机,果然是张冷脸。

    汤果还在说:“你还是要再想想啊小潭。”

    “想不了啦,”孙语潭说,“请柬都发出去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啦。”

    “这又是谁?”挂断之后,陈锐十分不满。

    “她给你送过情书。”

    陈锐看了她几秒,起身要走,被孙语潭抓住,“情书呢?”

    “不知道你说什么。”

    “你明明看过的。”孙语潭不肯罢休,可陈锐si不松口,不管她怎么问,他横竖就是一句“不知道你说什么。”把孙语潭气得够呛。

    “是我b的。”孙语潭g脆承认算了,反正否认,汤果也不信,“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我使尽浑身解数,好不容易才让他答应娶我。”

    汤果有点同情她,就换了个口风,“不过其实吧,陈锐笑得还挺发自内心的,也不像是不乐意。”

    孙语潭真是憋不住要问了,“汤果,你以前那封情书,到底有没有给陈锐啊?”

    “给啦。”

    “他接了吗?”

    “接了。然后立马就扔了。”

    “他看了吗?”

    汤果仔细回忆,“好像吧,我不太记得了。就光记得他扔了。真讨厌。”

    “是讨厌。”孙语潭没问出个所以然,有点遗憾。

    即便陈锐省去了中间不少环节,一天下来,孙语潭还是累得够呛。

    那么多的欢呼、尖叫、漫天花雨,数不清的人来和她说恭喜,赞美他们登对。到了盛宴的尾声,孙语潭脸都要笑僵了。

    她和陈锐站在重重鲜花门旁,看着远处长龙一样的车队一辆辆驶离。

    孙语潭心中充盈着一种奇异的感觉,她忽然知道了陈锐为什么要选在这里。

    “因为这儿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她问陈锐。

    “嗯。”陈锐拉住她的手。

    她故意说:“可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怎么美好哦。”

    “以后就不一样了。”陈锐看着她,“以后这里,只会是我们的婚礼纪念。”

    孙语潭笑了,她又冒起了泡泡,ga0不懂陈锐怎么突然就这么会了。她忍不住要抱他,却被他横着手格开,陈锐轻咳一声,平平道:“孙同学。”

    “嗯?”

    “我是你楼上班级的陈锐。之所以鼓起勇气写下这封信,是想要好好认识你。孙同学,也不知道从哪天起,你控制了我的晴雨天气。只有看见你,我的世界才有yanyan万里。”陈锐停住了,他牙齿都要酸倒了。

    “接着背啊。”孙语潭明白过来,一点不觉得难为情,反而忍着笑催促他,倒要看他背不背得下去。

    “你都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陈锐实在进行不下去了。

    “那还给我。”

    “是你的吗?又没署你的名。”

    “对啊,奇了怪了,你到底怎么知道的?”

    “你拿一封新的来换,我心情好也许就告诉你。”

    “那你收着吧。别告诉我了。反正也没署我的名。好啊,陈锐,我要记你一笔,居然留着别的nv生送的情书。”

    “……”:haitàηgshuщu點cΘm</br>

章节目录

慌张仙人掌_新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一只西飞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西飞雁并收藏慌张仙人掌_新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