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可爱可怜的纱夜酱_新 作者:薄荷小怪兽

    几天后,在人气爆棚的h濑被兽人祭典上热情的村民们团团围住时,纱夜背着包袱又逃跑了。不得不说,即使在其他种族间向来有野蛮愚笨的传言,兽人其实有相当善良好客的一面,路上她借宿在一户犬人家中,那位慈祥的萨摩耶老婆婆甚至拿出了家里最好的腌r0u和腊肠招待她。

    当然,在她的身份是“孤身飘零异乡的蜥蜴人小姑娘”的前提下。兽人对异族的反感与排外可b人类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破罐子破摔的恶龙小姐已经不觉得当蜥蜴人有什么丧失尊严的了。

    然而当她越过边境,将要进入人类的城市时,却因为没有冒险家协会的证件而被守城卫兵扣下了。

    “那他为什么没出示证件就过去了?”无力吐槽的纱夜指着原本排在她后面,现在已经越过她进城的人说。

    “缴纳小额的现金作为入城费也可以进城。”

    没钱又没证件的纱夜被判定为非法入城,和其他几个人一起被押送到城主面前。在前面几个人被分派了“为护城河疏通河道”、“给城外的胡萝卜田除草”、“打扫城墙上的涂鸦”的任务后,轮到她时,城主皱起了眉。

    “是兽人吗……那么感到光荣吧,有一个神圣的任务要交给你,去拯救高塔上被囚禁的莴苣公主。”

    “——哈?”

    在被卫兵押送着前往森林深处,渐渐看得到那穿入云霄的黑se尖塔时,她被告知了一个改编版的经典童话故事。原本属于国王的森林中,某天来了一个邪恶的nv巫,她占据了森林深处的沼泽,村民们只好搬出到郊外。怀孕的王后因为食yu减退日益憔悴,只有森林里鲜neng的莴苣和樱桃能拯救她的胃口。深ai她的国王派最勇敢的士兵去nv巫的田地偷采蔬果,有惊无险的前两次后,不幸地在第三次被她抓了现形。

    尊贵的国王被迫亲自去拜见nv巫,请求平息她的怒(www.shubaojie.com)火,为了从nv巫的魔咒下保护人民,国王和王后不得不在小公主出生后将她送进森林。

    传说,nv巫曾答应王后会像母亲一样善待她的孩子,但随时光流逝,公主越发显露的耀眼美貌令nv巫嫉妒厌弃。她将公主囚禁在黑se高塔之上,命令一头恶龙看守。而可怜的公主每日以泪洗面,等待能拯救她的勇士。

    纱夜:为什么龙又是恶役?以及这个故事里漏洞过多了吧?区区nv巫怎么可能使唤得动龙啊!

    押送她的队伍停了下来,面前出现了不详的浓雾,脚下的泥土sh润松软,风吹来苔藓和藻类的气味,巨大y影从浓雾深处缓缓走出,远望就十分狰狞,似乎就是传说中看守高塔的恶龙。

    那些士兵见了这一幕,忙不迭头也不回地逃跑了,连武器落地也顾不上。

    纱夜捡起逃跑士兵的长剑,当做手杖试探地走进浓雾里。

    借雾气装神弄鬼,又躲在本来就很危险的沼泽中,所谓的“看守”真像传说那么强,就不必折腾这些了。

    更何况,作为一头真正的龙,就算现在处于龙落平yan人见人欺的凄惨处境,她也立刻意识到对方的正t是什么。

    沼泽中的怪物起初还虚张声势地吼叫一两声,等到她走近,已经卑微地匍匐在地。

    大致上,它也有龙的形态,但无疑和常识定义中的“龙”相去甚远。它的躯t上覆盖着鳞片,颈下长着鱼鳍,爪间连着两栖动物的皮膜,浑身滚着一层肮脏的泥水。

    这是一头沼泽龙。虽然也被归为“龙”的种类,但它和纱夜这样的龙族差别就像茶杯犬与冰原冬狼一样巨大。沼泽龙血脉低贱,嗜食腐r0u,不配进入龙之谷。但放在雾气后狐假虎(www.fuguodu.pro)威却很合适。

    在懦弱的沼泽龙带领下,纱夜很快避开了沼泽中的重重陷阱,来到了尖塔下。

    这座漆黑的高塔根本没有门,只在塔顶上有一个小小的窗户。在她摆好了敲门的姿势却找不到门,只好尴尬地敲了敲塔壁后,从高处传下来一个沉静又熟悉的声音。

    “国王从沼泽中偷走的东西是什么?”

    纱夜回过头,向四周望去。沼泽肮脏的泥水冒着气泡,几具白骨陷在淤泥中,那属于不幸落入沼泽被毒气腐蚀净皮r0u的人和动物。浓雾笼罩天地,透不过一丝yan光,她面前的尖塔因此更显得鬼气森森。

    “是变石吧。”她回答。

    沼泽的土壤,还有有毒的常年遮蔽太yan的浓雾,都不适宜植物的生长,莴苣和樱桃又不是什么适应力变态的魔法植物。而能让一位国王冒着触怒(www.shubaojie.com)nv巫的风险派人去偷窃的东西,又一定具有极高的价值。

    沼泽中长不出蔬果,泥沙的沉积和血r0u的滋养却能孕育出稀有的矿脉。而“莴苣”和“樱桃”暗示的肯定不只是普通的红绿宝石,她猜应该是价值远在它们之上,有“白昼中的祖母绿,黑夜中的红宝石”之称的变石。

    ……说起来,变石好像还和她有微妙的渊源……不如说就是她沦落至此的罪魁祸首吧?!

    塔顶的小窗打开,从窗台下的钩子上,放下一卷金se的软梯来。

    纱夜顺着梯子向上爬,这么高的塔是对t力的险峻考验。翻进窗户时,她险些狼狈地向前扑倒在地上。

    握着她的肩,把她扶住的是一只缠着绷带的手,修长的手指b看上去更有力。

    绿se头发的少年肤se苍白,穿着巫师的黑袍,脸上戴着银制乌鸦面具,长而尖的喙乍看很吓人,却抱着一只可ai的白兔玩偶。

    在她找到椅子做好后,他摘下面具戴上眼镜,出现的是意料之中的熟悉面孔。

    真相已经被她猜到大半。贪婪的国王派人去偷窃nv巫领地中的变石矿,被nv巫发现后,不得不许下把即将临盆的王后产下的孩子送给nv巫的承诺。而公主出生后,不舍亲生nv儿的国王从育幼堂带走了一个男婴送入森林,寄望于侥幸可以不被发现。

    当然,他的计划失败了。在nv巫的怒(www.shubaojie.com)火下,国王不得不把亲生nv儿又送了过去。小公主大哭大闹,没耐心的nv巫很快就又让国王支付一大堆珍贵的魔法材料,把nv儿换了回去。倒是一开始被忽略的绿间真太郎一直很安静,渐渐长大后更是谨慎又细心,不仅学习能力超强,还会打扫一片乱七八糟的房间。

    在确认自己的学徒足以出师后,x情不羁的nv巫骑上飞毯去旅行了,只留下自己的宠物沼泽龙看护法师塔。而得到nv巫离开的消息后,贪得无厌的国王又觊觎起了法师塔的财富和沼泽中的变石,“莴苣公主”的传说也是因此散播开,引诱那些冒险者前往森林深处。

    只不过那些人大多在沼泽中迷(www.xinbanzhu.com)失,或是被机关陷阱所伤,再或者被沼泽龙的影子吓破了胆。可怜的勇者们并不知道,如果他们能闯过如前所述的困难,到达黑se尖塔下,他们即将面对的是法师塔十几重,涵盖全系元素的攻击与防御法阵,还有一位虽然年少却堪称天才的巫师。

    “蜥蜴人?不……你是龙?”绿间推了推眼镜,那双湖水绿的漂亮眼睛在镜片后疏离地注视着她,下眼睫纤长而秀气。

    “如您所见。”纱夜的尾巴在地毯上拍了拍,“我在刚成年时被变石的魔力g扰,就变成这样了,无法控制自己的变身。如果您能解决我的问题,我愿意用自己的一些鳞片和血ye支付报酬。”

    乌鸦面具的鸟喙中空,塞入药草过滤空气,是医生隔绝疫病的防护措施。显然,绿间在梦境中除了巫师的同时也是一名医师。

    “成交。”绿间在短暂的思索后同意了她的提议。作为今天幸运物的白兔玩偶从他怀中跳到地上,蹬蹬地打开了书架旁的一扇小门。门后摆着咕嘟冒着诡异气泡的药罐,各种颜se的试管和奇形怪状的魔法材料放在一起,最中间是一方刻着炼金法阵的长方形石台。

    “脱下衣服,躺上去。”绿间扭过头说,看上去还是冷静得无法动摇的样子,只有发红的耳朵出卖了情绪,“我需要先对你做全身检查。”:haitàηgshuщu點cΘm</br>

章节目录

[综]可爱可怜的纱夜酱_新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薄荷小怪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小怪兽并收藏[综]可爱可怜的纱夜酱_新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