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美女蛇伸出护在前胸的一只手伸向桑卓阳时,桑卓阳才醒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以防遭袭。

    桑卓阳在抓住美女蛇的手时发现美女蛇的一个耳朵上竟然戴着一只时尚的白金耳钻!伸手拨开美女蛇的长发看到另一只耳朵上也戴着同款的白金耳钻!

    有没有搞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桑卓阳顿时蒙了。

    莫非这美女蛇没事也出去逛逛超市什么的?!

    美女蛇被桑卓阳抓住手后竟流出了眼泪,然后缓缓抬起另一只护在前胸的手向桑卓阳脸上伸过来,桑卓阳这次只轻握住了她的手腕并没用力制止她,想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原来美女蛇是想摘下桑卓阳防毒口罩,当桑卓阳的面目全部暴露在美女蛇面前时,美女蛇竟然望着桑卓阳哭了起来。

    美女蛇咧嘴一哭,桑卓阳看到她嘴里的舌头还有牙齿和人的并没有区别,这才放开了她的两手。

    刚想要撑起身子,却被美女蛇伸出双手抱住了脖子!

    桑卓阳不禁一惊,还是怕她会突然咬自己一口,出手托住了她的小脸,两个拇指只要往下一滑就能锁住她的咽喉,如果她要咬的话,桑卓阳可以瞬间捏碎她的喉管。

    桑卓阳在沟角看到了一只价格不菲的名牌运动鞋,在往前的角落里看到了另一只,并且还有名牌背包和衣服,一看就是这个被桑卓阳误认是美女蛇的东西。

    桑卓阳在沟底搜寻了一遍没有发现其它什么东西和异常,才安下心。

    女孩借着沟壁坐起了身,梨花带雨的模样楚楚动人。

    看到桑卓阳虽然一头酷炫的白发,但是脸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这个看上去要比桑卓阳大一两岁的女孩试探着把手缓缓伸向桑卓阳的脸,轻轻抚摸并捏了一下,眼中充满了困惑,就像桑卓阳对她也感到困惑一样。

    桑卓阳和美女蛇都在猜测确定对方是不是人。

    桑卓阳暗想她如果是人的话掉在这沟里为什么要脱光了衣服呢?并且她在爬行时跟蛇一模一样,如果她是美女蛇的话那么那些衣物又如何解释,莫非是异种突变?!

    桑卓阳已经几次用天眼扫过美女蛇,却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桑卓阳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交流,难道要直接问她是人吗?!

    “那边的东西是你的吗?”桑卓阳终于找到了切入点,指着那些衣物问道。

    美女蛇看到桑卓阳终于用人语和她说话了,激动地用力点了点头。

    “你是怎么掉到这里的?”

    美女蛇茫然困惑地不知道该怎样比画了。

    虽然桑卓阳心里还有好多个疑问,但桑卓阳觉得美女蛇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桑卓阳抓起美女蛇的手,在她掌心写上了桑卓阳三个字。

    美女蛇明白了桑卓阳的意思,随后在桑卓阳手心写上苏李两个字。

    沟中最窄的地方也就一米来宽,桑卓阳用手脚撑住两壁就能爬上去。

    桑卓阳抬头看了看沟上面,寻思上去后先看看没有危险再用白毛索拽苏李上去。

    看到桑卓想往上去,苏李贴着沟壁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一下扑到桑卓阳怀里,紧紧搂住桑卓阳脖子,生怕桑卓阳飞了似的。

    被苏李这样迷人炙热的女孩搂住,桑卓阳不燃烧才怪呢!

    桑卓阳知道苏李是一个人呆在这下边被吓着了,终于见到人了,无论是谁都怕再把她一个人留在下面。

    桑卓阳抱着苏李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手却不能自持地在苏李后背轻轻摩挲起来。

    摩挲到苏李的左肩胛时,感到有条曲线肉棱不但比身子其它部位热,好像还动了一下!

    桑卓阳正暗自惊诧时,苏李忽地从桑卓阳胸前抬起脸,目露凶光、张嘴便向桑卓阳咬了过来。

    桑卓阳抬手卡住了苏李的脖子,把苏李推出去一臂远摁在沟壁上。

    苏李的长发竟然也像无数条小蛇一样向桑卓阳头上扑了过来,虽然够不到桑卓阳的脸,但那恐怖的样子看着还是让人不寒而栗。

    苏李像蛇一样扭着身子往桑卓阳身上盘,两条手臂也像蛇一样往桑卓阳胳膊上缠,舌头像蛇的信子一样不停地探出嘴外颤动着。

    桑卓阳一手摁住苏李,觉得苏李虽然力气很大,但和他相比还相去甚远。

    苏李的两条腿盘在桑卓阳腰上,一边用力绞缠,一边往上移动。

    桑卓阳不忍弄伤苏李,便托着她走到衣物旁蹲下身,拾起她的内衣抖去了灰尘后塞进她嘴里。

    这样一来,苏李变得更加疯狂了,桑卓阳不得不从她的牛仔裤上抽出皮带把她两只胳膊一并捆在身上,然后才把她从身上拽下来扣着摁到地上,并压住了她的身子使之动弹不得。

    桑卓阳看着苏李后背上的肉棱感到十分怪异,像一条一拃来长的红蚯蚓似的。

    桑卓阳用手碰了一下那肉棱,苏李便拚命地扭动身子,头发也疯了似的再次向桑卓阳狂扑过来。

    桑卓阳正察看着肉棱时因受到苏李的刺激滴出了鼻血,鼻血恰好滴在了肉棱上。

    肉棱的上端突然蠕动并立起了像蚯蚓一样的尖状头部,眨眼间又又趴了回去。

    桑卓阳以为看花眼了,当第二滴血滴下时,那肉棱又迎着血立了尖状的头部,没等那肉棱再趴回去,桑卓阳已经出手捏往了肉棱的头,把那像筷子粗细长短的肉棱从苏李的背上扯了下来。

    苏李立刻安静了下来,狂飙的头发也失去了静电吸引似的落了下去。

    那条肉棱在被桑卓阳撕离苏李的身体后,立刻吸在了他的手上,桑卓阳顿时感到身上像着火了一样热得快冒烟了。

    同时腿软得像没了骨头,想走路就得像蛇一样爬,想喊叫也发不出声了!

    桑卓阳用力把蛇精虫甩在地上,蛇精虫刚想钻进蛇蜕里,就被白毛索吸住后形成的萤壳封在里面了。

    系统提示:这个东西叫蛇精虫。要成千上万条蛇蜕的精气聚在一起才能生出一条蛇精虫,这么大的蛇精虫得上千年了!

    这东西已经成精了?!

    吸了它的精元,能增强你的催眠能力。

    不用你提示我也猜到了。

    封住蛇精虫的白毛萤越收越紧,白芒四射,白焰乱串,蛇精虫在吱吱的叫声中被桑卓阳吸净了精元,只剩下一张干瘪的空皮。

    ;

章节目录

漫威流萤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悍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悍魃并收藏漫威流萤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