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腾物资有点麻烦,赵虎得把空间里的设备给装到船上,可所有船只都是满的,只能一边进一边出,等设备装船后,zhà yào和化肥又多了出来,不得已,只好把化肥和部分zhà yào收进仓库,而多出来的最后只能装到拖曳汽艇上,所有空地堆满后,连自己走路都有点碍事了。【≤八【≤八【≤读【≤书,.▽.o√

    好在时间不长,接到通知的毛刺他们就赶到河边,当大家看到整整十几船物资时,每个人都头皮发麻,这些宝贝可不能放在船上,天一亮,鬼子准得发疯似的到处寻找,要是夺不回去,哪怕拼了老命也要炸沉这些木船!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先运上岸,就算赵个地方埋起来,也比被鬼子炸沉强!

    说动就动,大家就近找到一块四面环水的独岛就立即行动起来,上千人一起搬运,场面蔚为壮观,小物件都是靠人工接龙,一路送到岛上,好多船上被抽走跳板,大家伙就站在水里接货,不过每个人都万分小心,自己湿透了不打紧,设备可不能沾上水花。

    这些都不是问题,关键是那几艘大木船上,好几艘都装着巨大的压力罐,凭人力根本无法撼动,这里又找不到码头吊车,或者说就算找到了把罐子运上岸,后来还是得找吊车吊回船上。

    “既然卸不了,那就不卸,反正也就四艘船,大不了找个地方隐蔽起来,等鬼子防备一松咱就可以拖回去。”

    地处水乡,会船的不在少数,很快就有战士把四艘木船撑离此地,重新寻找合适隐蔽处停放,这个问题可难不倒大家,随便找一个河边杨柳茂盛的河岔,把船驶进杨柳下,头顶是茂盛的杨树,身侧是低垂的杨柳,不走近,绝对看不出里面藏着船。

    岛上设备有谭团长他们维护,周围保护也有毛刺带着大家安排兵力,赵虎再次独自一人,架着拖船快速离开,他得趁天亮前,把拖船开远,以吸引鬼子火力,同时,还得做出点假象,让对方看不出来。↙八↙八↙读↙书,.※.o◇

    来到化肥厂码头,赵虎停下船就立即上岸,他再次光顾已经拆得差不多的厂区,各种没拆走的废旧管道、储罐以及锅炉设备等,都被他收进空间,然后装到空船上,有着神奇空间就是不一样,一个人用不了半小时,就干完了上千人的活计!

    再次出发后就不管那么多了,只管顺着河道往前开,但没多久就不得不放慢了速度,因为河面上起雾了,而且越来越浓,渐渐连河岸都看不清了。

    与此同时,发动机的轰鸣也惊动了岸上的敌人,两岸不时传来日语的呼喊声,意思自然是让后方的部队快速在河上建立阻拦线,并在岸边布署机qiāng阵地,以赵虎估计,不出十分钟,鬼子就会不问青红皂白的狂喷弹雨,并拚死组织敢死队上船,自己就算有三头六臂也打不过这么多敌人,何况也不值得跟他们拚命!

    既然无路可走,赵虎就准备给鬼子以天大的惊喜,一个个船只都不放过,全都安上了大量zhà yào,准备离开时发现每个住舱里都有着生活用品,一看zhà yào搬出,空间腾出,自然不能放过,蚊子再小也是肉,有粮有油还有菜,锅碗瓢盆也不放过,反正是一卷而空!

    最后看了看大汽艇也有点捨不得,既然是要炸沉,那艇上的机qiāng炮塔等自然要收走,嗯,炮塔钢板也要,舱里的发动机更不能放过。

    一大批物资接收完成,岸边反而没了动静,仔细一想倒是明白了,发动机停歇,鬼子自然在想对策,其实想把拖船停下可不容易,这么多船,光凭藉惯性就能趟出好几里水路,无非就是时间慢点罢了。

    有了时间,赵虎再次跑向后面,刚才时间太紧,船上说不定还有好多东西没查看明白,可不能便宜了小鬼子。

    铸铁大管和乱七八糟的角钢就算了,太佔地方,自来水管、成捆的角钢、型钢、板材,哪一样不是好东西啊,差点暴殄天珍啊!

    一路走下去,匆匆搜罗了一番,耳听岸边的鬼叫声越来越密,赵虎这才依依不捨的滑入水中,悄悄向后游走。

    此时,日军方面早已乱成一团,兵工厂驻扎部队大队长熊野一听到qiāng声就派人进厂查看,可能他们也听说过土八路喜欢玩地雷,探查的士兵就多了个心眼,果然不出所料,一进厂就发现了好几个隐藏得很好的zhà yào包,由于线路复杂,只能先看住wài wéi,等工兵专家过来解决。

    这边事还没了,有听到船队被人开跑,那里可都是兵工厂的精华所在,熊野二话不说,立即派人过去堵截,可惜越忙越乱,等他们听到浓雾中的发动机声时,赵虎已经开出老远。

    好在熊野对地形很熟悉,派兵沿着河道堵截,终于听到了拖船特有的舱机声。

    明知这事不能善了,熊本还是命令部队架起机qiāng,同时私下命令最忠心的一中队,不许投弹,不许用掷弹筒,哪怕牺牲再多,也得抢回船队!

    就在熊野惴惴不安的等待时,突击队终于有惊无险的爬上了拖船,他们的叫声也让熊野的心起伏跌宕:“报告,发现大量钢材!”

    “报告,发现好几个zhà yào包,这上面还有闹钟!”

    “报告,三号船上也发现闹钟,可惜被藏在刚材下面拿不出来!”

    “报告,汽艇上发现大量zhà yào包,有一个,不,有好多个zhà yào包,还有定时闹钟……等等,只有三十秒了!”

    熊野猛的调转马头,抽下马鞭的同时,对手下大喊道:“都是猪啊?还愣着干嘛?快跑!”

    赵虎从岸边水草丛中冒出头,听到日军的叫喊后露出幸福的笑容:“小样,那么多定时zhà yào没们忙得过来吗?呵呵,玩崩了吧?想逃命了吧?咦?不好,我也躲得太近了点,这炸起来哪能逃得出去?”

    “轰轰轰轰!”

    定时zhà yào用实际行动回应了赵虎精良的做工,随着一个个火团炸开浓雾,排山倒海的bào zhà声撕破了浓雾,而赵虎,也被强大的冲击波给吹翻在地!

    路,越走越远,雾,也越来越浓,身后的鬼叫声早已远离,但他却开心不起来,貌似被刚才的bào zhà震晕后,好多事都记不起来。

    一路走走停停,发现这座山好大,而且植物也跟昏迷前大为不同,感觉就像进了另一个世界。

    “哈,这怎么可能,我可是听说过,国内不允许有人成精的,动植物都不可以,当然我除外!”

    拐过山角,眼前突然一亮,居然有人在插秧?

    插秧啊?多少年前的事了,现在可没几个人会做这种繁重的体力劳动了。

    心里有了好奇心,就想找人问问怎么回事,可惜没等他开口,田间一个老农就来到跟前,令赵虎惊奇的是,这老农竟然穿着一身麻布衣衫,正双手合拢,战战兢兢地问道:“这位客官,不知有何事想问!”

    赵虎脑袋一团糨糊,只好也跟着抱拳道:“请问老丈,此地为何名?当今天子是谁?”

    问完自己也觉得好笑,这是怎么了?

    “此地属河东道,天子,哼,大好河山都被金人所佔,谈什么天子哦?”

    赵虎双眼瞪得溜圆:“咋还认真了?那我是谁?我又再哪?”11

章节目录

心里有个兵工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车间主任老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车间主任老歌并收藏心里有个兵工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