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光是这卯日飞宫还是不够,先前李哲收服的哪两条青蛟,东海敖氏两兄弟,本就是说收了下来用来牵引飞宫的,之前一直无有机会动用这卯日飞宫所以倒是让那敖猛敖烈兄弟两在这飞宫之中好好过了一段悠闲日子。

    眼下正是用得上这两个家伙的时候李哲自然不会客气,当下就是将这两兄弟给唤了出来:

    “敖猛敖烈何在?”

    当下自那飞宫后殿之中就是飞出两条青蛟来,身躯也是迎风见长,最后也是恭恭敬敬的在李哲面前伏下了头颅,用浑厚的声音就是恭敬答道:

    “我等兄弟二人听候老爷吩咐!”

    徐宝儿是见过这两条青蛟的,此刻再见也是兴奋的喊道:

    “是蛟龙是蛟龙,师兄你快看,这两条蛟龙可厉害了!”

    当日在那洪水之中徐宝儿也是看着这敖猛敖烈兄弟俩操控洪水,分波引流,所以也是毫不吝啬的就是夸赞了起来。

    郭昂看着这两条青蛟面上也是流露出了赞叹之色,他虽是修道之人且已修至虚神境,但是自入道以来就在这东华派内待着,平素也就见着些什么灵鹤瑞兽之类的温顺之物,哪里见过这等凶悍的蛟龙之属。

    听到徐宝儿夸赞,那敖猛敖烈兄弟二人当下也是言道:

    “当不得小娘子夸赞,此不过是我兄弟二人天生之能罢了,小娘子如今摆在老爷门下,今后一身之能定是比我兄弟二人强上百倍千倍。”

    敖猛敖烈兄弟俩得了徐宝儿夸赞也是有些得意,不过也不敢李哲这位主人面前放肆,毕竟他们兄弟二人方才反应一番自己这位老爷的气机好似又深沉了一番,显然是修为又有所进步,这等进境即便是他们身负真龙血脉都是咋舌不已。

    他们兄弟二人在李哲这卯日飞宫之中修持,虽然修为也是往前进了几个小台阶,纷纷都来至了虚神八重境的地步,但是对比起李哲这种进境来就什么都不是了。

    李哲则是直接言道:

    “你二人且拖拽我这卯日飞宫前往我那左师兄的庚金岛!”

    “是!”

    那敖猛敖烈二人哪里敢有违抗之意,当下就是将身子飞至那卯日飞宫下方,将卯日飞宫整个给驮了起来。

    李哲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就是挥手招了招还待在原地的自己哪两个徒儿,郭昂与徐宝儿这才反应过来当下就都是上了这卯日飞宫。

    李哲盘坐在那飞宫主殿之上便是喝道:

    “启程!”

    随即整个卯日飞宫便是在下方两头青蛟的驮动下缓缓移动起来,在正殿之中的李哲则是将手一挥,笼罩在整个烟霞岛上的禁制便是轰然撤去,给卯日飞宫出行腾出了足够的空间。

    敖猛敖烈两兄弟同时发出一声龙吟之后便是驮动着李哲这座卯日飞宫往烟霞岛外那庚金岛的方向飞去。

    而此时庚金岛上已经是众人云集了,毕竟乃是内门弟子当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左长生破入元婴的日子,一众收到邀请的弟子都是早早到了这庚金岛中,而那些没有收到请帖的弟子也都是纷纷前来凑热闹,而左长生也是来者不拒,将庚金岛禁制大开迎客。

    所以说眼下这庚金岛几乎是聚集了东华派内门之中除了那正在闭关或是外出游历亦或是有职司在身的弟子之外,其余剩下的内门弟子都是齐齐聚集到了这庚金岛上。

    而左长生不愧是内门第一人,这庚金岛上的侍候的仆从婢女也是往来穿梭,将这些内门弟子俱都是安置得妥妥当当的,原本庚金岛上的那座湖心岛四周的山峰之上都被暂时布置起了简易的栈台,上面也是布置了不少蒲团以供东华派内门弟子观礼。

    而此间庚金岛之主人左长生则是静静盘坐在湖心岛正中的那座法阁之中,除了左长生最上首的那个位置之外,还有剩余的九个蒲团,显然就是留给其余九位内门真传弟子的。

    四周来至观礼的内门弟子则是谁也不敢前去打扰,只是初来时冲着那法阁之中行了个礼之后就是自行在那四周的栈台之上寻了个位置静静坐下了,也是不敢多出声,生怕扰了这位左长生左师兄。

    就在一众内门弟子静静等候之时,远处天空之中就是飞来一座卯日飞宫,当下众人心头都是一凛,内门真传弟子开始到了!

    那飞宫还未至,一个爽朗的声音便是传了过来,在山谷之间回荡:

    “师兄,师弟我未曾来晚吧!”

    正是那位最为跳脱的韩道,四周的栈台之上也是传来整齐的见礼声:

    “见过韩师兄!”

    而法阁之中也是传来左长生声音:

    “韩师弟岂止是未曾晚到,诸位师弟妹之中当属韩师弟最早了!”

    “哦?如此说来我倒是先诸位同门一步了!”

    “韩师弟还请法阁之中入座!”

    左长生所言及的师弟妹自然是代指其余的那些内门真传弟子了,左长生作为内门弟子之首,也是内门真传弟子之首,又即将要破入元婴之境,上位长老之职,走在众人的前面,也是只需坐在法阁之中言语接待即可了,无需亲身相迎,左长生的身份地位给了他稳坐泰山的权利!

    待到韩道落座之后,远处又是缓缓飞来一座卯日飞宫,这随之而来的就是内门真传弟子之中唯一的女性弟子,师徒一脉中那位妙应紫府门下的杭眉,光看那座卯日飞宫之上被装饰的花红柳绿就知道了。

    不过以杭眉那个安静的性子应该是不会做这些事,应是那位妙应紫府门下最小也最受宠的柳灵所为。

    “见过左师兄了,师妹特来观礼!”

    “杭师妹无需多礼,快快入座便是!”

    眼下师徒一脉之中除了那位孟真阳孟师兄之外,四名真传弟子之三已经全部齐聚在这法阁之中了!

    但是随后庚金岛上空竟是一连出现了四座卯日飞宫,正是世家门阀一脉四名真传弟子联袂前来!

    郑家郑子桥,王家王凌云,沈家沈桐轩,最后一个就是崔家崔颢了,此四家除了崔家上一代紫府真人寿尽转生之后还未有紫府真人坐阵之外,其余三家都是有紫府真人坐阵!

    当下四周的栈台之上又是响起了整齐的见礼声:

    “我等见过四位师兄!”

    而此四人在半空之中也都是齐齐对着湖心岛中央的那座法阁行礼道:

    “我等见过左师兄!”

    师徒一脉与世家门阀一脉虽然想来争端不断,但是他们对于左长生还是不敢有所不敬的,毕竟是当代弟子之中的第一人,声威人望在内门都是无人能及。

    左长生的声音也是再度响起:

    “四位师弟一同前来,甚好甚好,快快入座!”

    随着这四人的入座,世家门阀一脉也就只剩下那位魏公良魏师兄未曾前来了。

    不过也未让众人久等,不多时那远处天空之中就是再度飞来两座飞宫,正是师徒一脉的孟真阳,世家门阀一脉的魏公良。

    此二人一出现,瞬间就是将场间所有人的视线给吸引了过去,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左长生左师兄去位之后,继任者恐怕就要在这二位之中产生了。

    这二人作为首座弟子的有力争夺者自然是要压轴出场了。

    “见过孟师兄!”

    “见过左师兄!”

    这都是四周栈台之上内门弟子行礼声音,而孟真阳与魏公良则是郑重对着那法阁之中行过一礼道:

    “见过左师兄!”

    孟真阳与魏公良二人先是齐齐冲着左长生施了一礼之后,二人才是各自相对拱了拱手。

    此二人也是眼下诸位内门真传弟子之中除了左长生之外唯二的金丹三重境修士了,左长生的声音也是响起:

    “二位师弟快快落座吧!”

    待到孟真阳与魏公良落座之后,那法阁之中的蒲团便只剩下一个依旧还是空空荡荡的无有人占据其上,正是属于李哲的座位。

    外间之人见到这一幕场景也都是纷纷议论不已,看来这位李师兄应该还是在闭关之中了,今日是无法前来观礼了,毕竟金丹三重境可不是没那么好晋入的。

    “果不其然,给李师兄的时间还是太短了啊!”

    四面山峰之上的栈台之中当即就是有那寒谱出身的修士不由得就是扼腕叹息道,不过也无有什么办法,李师兄已然是尽力了,实在是天不遂人愿啊!

    而其余无论是师徒一脉还是世家门阀一脉之弟子面上都是无有流露出什么意外之色,毕竟这位李师兄若真是想成就金丹三重境,三年之内肯定是不可能出关的,这本来就是预料之中的事了。

    而那法阁之中坐在左侧师徒世家一脉的韩道也是大大咧咧的言道:

    “看来李师弟是赶不上今次左师兄破入元婴之盛事了!如今我等九人已然是齐聚,师兄可开始破境了,也好叫师弟一观师兄威风!”

    其余诸人都是无有什么响应,毕竟都在预料之中,而只有上首的左长生却是没有赞同,眼神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逍遥小仙农9

章节目录

逍遥小仙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飞天小鲤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小鲤鱼并收藏逍遥小仙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