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央央:“谁问你喜不喜欢他们了?”

    杭靳:“你刚刚问的。”

    杭靳这个男人真的是无理取闹的典型,可恶得让人想打他。

    心急之下,池央央脱口而出:“我问你喜欢不喜欢小朋友,当然是指我们两个人的孩子。”

    “我们的孩子,老子当然喜欢。你给我生的孩子我不喜欢,我还能喜欢谁的孩子?”这个小白痴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尽问一些白痴问题。

    但是……等等,杭靳突然想到了什么,“池央央,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看到杭靳突然紧张,池央央有点小开心,她眉头轻扬:“就是你以为的那样。”

    “我以为的……”杭靳紧张得咽了一口唾液,小心翼翼地问出口,“你是不是怀孕了?”

    池央央点头。

    得到池央央肯定的回答,杭靳还是不太敢相信。

    他瞅着池央央,再次问道:“池央央,你怀孕了?怀了我的孩子?”

    池央央被他这话问得想揍人:“我怀的不是你的孩子,还会是谁的孩子?”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杭靳兴奋得抓住池央央的双肩,“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你知道我力气大又不知道轻重,万一伤到你们母子怎么办?”

    “你还知道你不知道轻重啊。”她还以为他不知道呢。

    杭靳紧张得都听不到池央央损他的话了:“你别站着跟我说话了,赶快坐下,不不,快去躺着。你刚怀孕,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能动了胎气。”

    “你见过谁一怀孕就躺着不动的?我一会儿还要去上课呢。”这男人什么都懂,偏偏这件事情上比她还傻。

    起初她还担心自己就还是个孩子脾气的杭靳会不喜欢孩子。

    如今看到杭靳这模样,池央央知道他是喜欢孩子的,心里的石头也就放下了。

    杭靳说:“你怀孕了,那就得好好养胎,还上什么课。”

    池央央说:“我答应过村长,怎么也要把这学期教完,这学期也不久了,也就一个月时间了。”

    杭靳强行让她坐下:“今后这一个月,我去给孩子们上课。”

    “你去给孩子们上课?”池央央用质疑的语气问他,“杭靳,你确定你有耐心教孩子们?”

    就算杭靳有耐心,池央央也不敢把孩子交给他教,万一他天天带着孩子们上山打鸟下水摸鱼怎么办?

    别说,杭靳一定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后来的一个月,杭靳用实际行动告诉池央央,他还真带着孩子们上山抓鸟下水摸鱼,让村里的孩子们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

    当然杭靳也不是只会带着孩子们玩,他用他的教学方法让孩子们一边玩耍一边学习,一个月时间孩子们学习进步还蛮大。

    下课之后,他走到哪里孩子们就跟到哪里,让他俨然成了一个孩子王。

    不仅孩子们喜欢杭靳,村民们也非常喜欢杭靳……

    大家对杭靳的喜欢,让池央央觉得自从杭靳来了村里之后,她在村里的地位是一日不如一日。

    虽然大家还是热情地招待她,但是她感觉得到,这种招待是看在杭靳的面子上。

    想想心里还是挺膈应的。眼看一个月的课程就要结束了,杭靳计划着带池央央去附近一个著名的景区逛逛:“小四眼儿,明天课程结束,咱们就去附近那个什么湖溜达一圈,听说那个景点还不错。

    玩一圈之后,我们一起回京都看尹家老爷子。

    池央央懒懒地趴在他的怀里,一动也不想动:“我最近犯困得很,我不想动。”

    “医生说了,孕妇要多走动,将来好生。”杭靳是不懂女人怀孕要注意什么,都是这一个月找各种医生咨询的。

    正当他们二人讨论得火热时,接到京都打来的电话——尹苏苏失踪了。

    失踪!

    这个词说得好听是不见了,说得难听一点再找到时可能就是一具尸体了。

    杭靳和池央央跟村民告别,坐了几个小时的汽车,才到最近的一个机场,机场又是非常小型的机场,每天就几趟航班,还没有直飞的。

    他们什么交通工具都用上了,用最快的时间赶到京都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杭靳终于见到了一直未露面的沈季墨,抬手就是一拳打了过去,打得沈季墨头一歪,嘴角也渗出了血迹:“沈季墨,尹苏苏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别想活了。”

    沈季墨站定,目光看向杭靳,但没有打算回话。

    这就让杭靳更为恼火了,挥动拳头又要打过去,好在池央央及时出声制止。

    “杭靳,你能不能冷静点?你跟三姐的感情好,三姐夫跟三姐的关系更好,这种时候他应试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担心,你打他有用么。”“呵……”沈季墨轻轻抹掉嘴角的血迹,“你们都以为我和尹苏苏和相爱,以为我们的感情很好,其实并不是。我从来都没有爱过她,她失踪我求之不得,我又怎么可能担心

    。”

    “沈季墨,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次?”杭靳气势汹汹地看着沈季墨,似乎只要他乱说一个字,他就能将他碎尸万断。

    偏偏沈季墨也不是好惹的人,他冷笑道:“我从来没有爱过尹苏苏,以前会跟她在一起全是因为尹家的关系网。”

    “你!”杭靳抡起拳头,又是一拳狠狠打在沈季墨的脸上,“你他妈再胡说一句话试试。”沈季墨笑道:“尹家人果然个个都爱面子,明明知道我不爱,却放不下脸去承认。尹苏苏尤其可笑,明知道我不爱她,还对我死缠烂打,最后,她用如此愚蠢的方法试图引

    起我的注意。我确实是注意到她失踪了,但是她只会让我觉得她真的好愚蠢,愚蠢得让人可怜,可怜得让人瞧不起。”丢下话,沈季墨转身就走,穿过拥挤的人群,从人群的视线中消失后,他的脸色一点点变白,垂在身侧的双手也紧紧握成拳头,问紧紧跟在他身边的助理:“找到她人没有?”24

章节目录

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旧时绵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旧时绵绵并收藏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