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方术使、孟浪撕扯在一起,被青柠、牧橙等人围观着手上的月神狩猎,在听到这句让自己笑容消失之语的下一秒,方然一本正经的沉声开口:

    “可以不去么?”

    “不可以。”

    方然:“......”

    然后遭到了复苏微笑的秒答。

    平心而论,方然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环节,国战严格来说毕竟是参加者官方势力之间,展现双方实力的竞争较量,虽然难免会有huo yào味,但是大家好歹都是代表着各国势力,场面上还是要做足功夫的。

    只是方然实在不想面对他扭脸刚坑过的三个人。

    特别是阶位战结束的最后一秒,虽然那会他眼前黑朦没怎么看清,但那个貌似在某次温泉旁边研究过的黑色性感蕾丝...

    总感觉会尴尬的无法呼吸。

    而看到他一脸僵硬估计已经开始想怎么开溜了的表情,复苏无奈的笑了一下,黑色西装对美女总裁无比适合的手搭在腰间,另一只手扶额失笑:

    “我能理解方然小弟你的顾虑,毕竟你刚用了那种办法淘汰了对方两人,这个时候见面难免会有些尴尬,说起来这个交流会面其实大多时候都不用去的。”

    “那...”

    “但那是建立在双方都已经认识熟悉的前提下,这次不光我们派出的全是新人,对方同样也有没见过的面孔出战...”

    回想着刚才战斗中方然凛然决绝、寸步不让的魄力,再看着这眼前他这该说是打回原形还是欺诈一般的退缩模样,复苏无可奈可的轻叹道:

    “而且最重要的,以刚才那场战斗的激烈程度,方然小弟你觉得你要是不去合适么?”

    “嘿嘿,放心吧,小方,你们的交流室我们两方的a级可是都能看见的哟”

    你这话让我放心的点在哪里啊!

    听着方术使火上浇油的坏笑道,方然陡然感觉另一边的身体被孟浪锁紧。

    “先说好,老弟,涉及国家荣誉这次你休想开溜,主谋这个责任你给我老老实实担好了,你放心,一会我这个啥都不知道的从犯一句话都不会说的。”

    所以你们这话让我放心的点在哪啊!!!

    没办法,牵扯到大义,方然已经明白逃跑看来是事不可为了,在做出这次计划之前他以为打完这场大家再就各不相见,所以撒手可劲闹腾了之后,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小...小或...”

    于是方然只能把被抛弃的小狗一样的眼神投向苟彧,脸上写满‘一会你帮我撑住场面好不好’的期待,然后看到苟彧尴尬的装作没看到的挪开视线。

    “那个...队长,我帮你拿了身新的西装。”

    方然,心如死灰.jpg

    不过唯一庆幸的一点是,战后交流{说说场面话}环节的场所并不是像观战室一样的实体区域,没有a级大佬那种空中站立对话的能力,这里其实是用的远程奥术投影。

    得知这一点的方然略微的松了口气,幸好不用真人见面。

    当然,绝对不是方然怕被打...

    只不过当他和孟浪、苟彧三人在观战室分隔出来的单独房间里,启动远程奥术投影睁开眼之后,低头看了看自己完全没有什么虚光啊、透明啊的双手,还有附近如同两个风格各异的房间各出一半拼到一起的景象,嘴角忍不住猛的一抽。

    这特么跟真人见面有什么区别啊!{捂脸泪奔}

    然后在身高两米的黑人墨镜猛男并没有什么敌意,反而相当坦荡颇有些敬佩的沉稳沙哑嗓音点头、

    “心服口服,无论是计划还是配得上夜器的那份实力,相当惊艳的表现,宿群的继承者么,方然,我记住这个名字了。”

    和一旁尼尔恢复了那张沉默寡言的面瘫脸,平淡简洁的默默低声、

    “下次不会再轻视你的存在了,希望有一天能在场景里与你相遇。”

    说出这种话之后,压力山大的方然绷着一张三无脸,让自己努力朝着宿群的高冷气场靠近的点了点头,

    没好意思说出自己其实听不懂他俩说了啥的这件事...

    心中微微咬牙流泪的想着老哥、小或这俩个没良心的家伙竟然真的一句话都没帮宝宝说,方然感受着从刚才开始就来自那双湛蓝眼眸的视线,看似强撑着平静的神色之下,默不作声的咬住舌尖。

    由于曾经的保险措施失效,属于每个正常男生的那点躁动,方然越是控制自己别去想就越是想到那脑补的越来越完善的黑朦画面,导致最后他只能用出自己另一大必杀脑海记忆瞎几把ps之术——强制冷静!

    穿老哥凶兆、穿老哥凶兆、穿老哥凶兆、穿老哥凶兆、凶兆老哥穿凶兆、凶兆老哥穿凶兆、凶兆老哥穿凶兆!!!

    让身边的孟浪突然浑身一阵恶寒,惊疑奇怪的看向旁边看似冷静但心知连四级都没过,肯定一句都没听懂的方然。

    总感觉老弟在想一些欠揍的事情....错觉么...

    “下一次...”

    身为划水的孟浪、苟彧没什么可说的,而胜利者的方然也可以什么都不说,继雷欧尼达斯和尼尔之后,奥斯菲雅攥紧手掌的声音低颤,抬起那双湛蓝的眼眸最后看了方然一眼,然后灿烂金发旋转的转身离去。

    “我一定不会输。”

    这句话她特意用的汉语。

    而看到她的身影缓缓化作奥术光屑消失,雷欧尼达斯和尼尔两人也是缓缓致意的切断奥术投影,孟浪来回瞅了瞅敏锐的察觉到似乎有股别样的气氛,胳膊肘戳了戳一边心里其实疯狂默念强制冷静咒语的方然。

    “嘿,老弟,被异国美女记恨的心情怎么样,我回去就告诉小然妹子,说你在外面沾花惹草。”

    “卧槽,老哥你能做个人么!?”

    而另一边,结束了奥术投影的远程交流,奥斯菲雅一言不发的离开房间,朝着观战区域的出口走去,

    这里再没有她的事情。

    只是在墙壁挂着油画的走廊尽头,视野中出现那道白金色长发在天空光芒中凛然高贵,那道她从阶位战结束一直躲着的身影,一直维持着的坚强和平静骤然慌乱。

    “先祖...我...”

    声音惶然发颤,话语不知从何说起,刚才还冷静决然的奥斯菲雅,此刻就像是一个考砸了不知道怎么面对家长的小女孩。

    自责、悔恨、不甘糅杂在一起变成酸涩发苦,明明有着先祖的提醒,明明有着老师给予的白翼,攥紧礼服的袖口,奥斯菲雅从未觉得开口说话是一件如此困难的事情。

    明明是追着笔记上的那一行话语,明明好不容易见到了憧憬的对象,那所有自己曾经耗费的时光,却没能达成展现自己最好一面的愿望。

    好不甘心...我好不甘心....

    只是看着她低下头的身影,勒瑰恩缓缓的走到她的身前,眼眶潮湿溢出委屈想哭的刹那,

    奥斯菲雅突然感觉到了被轻轻抱住的温暖。

    并不是安慰而是发自内心的轻声赞扬,只是一句话的存在就能像是太阳般照亮奥斯菲雅,咬着嘴唇再也撑不住的那一刻,她听到勒瑰恩的声音欣慰而又骄傲。

    “努力永远不会白费,这么多年你做的非常好,奥菲。”

    近乎十年的努力,那铭刻在只有自己记忆里的时光,在终于得到所憧憬之人的认可的刹那,

    连泪水都变得的值得。

    从七重奥术圆环、零骑白翼与魔能光辉结弦、月神狩猎的威力对撞中结束,那一场阶位战,无论是对方然还是奥斯菲雅,都有着各自拼尽全力的意义。

    病房阳光里轻笑说出的承诺,跨国列车上忐忑下定的决心,在这场c级战中发光发热绽放异彩,其实他们两人的原因意外的都是一个...

    都是想朝着自身所憧憬的所在,能更努力的向前一步。

    就像是一边替无法出场的那个人握着他的唐刀,一边则是背负从百年前流传下来属于贵族的荣光,即使重量上无法对等,

    但或许就像那位女王在一百年前的战场狭间里说的那样,有些东西并无大小之分,

    只有这份憧憬,绝无虚假...7

章节目录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愿心不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愿心不变并收藏都市夜战魔法少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