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很开心?”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凌晓晓的面前,一手撑住门,盯着凌晓晓道。

    凌晓晓看到暗夜绝出现一点都不意外:“我就知道那一晚闯入浮屠城的人是你,你说你当时怎么就没有刚好遇到逃出去的我呢,你若是遇到了,就可以直接带我走了,还不用跟师兄打一架!”

    暗夜绝语塞了,他哪里猜得到凌晓晓会趁机逃出去:“我送你的嫁衣,好看吗?”

    凌晓晓眸光一亮:“那嫁衣是你送来的,你藏在桃夭夫人那!”

    暗夜绝没有否认,他当时跟青琅玕一战,伤了青琅玕,自己也受了伤,当即就撤走了,被桃夭夫人给藏在了她住的地方,不然的话,以青琅玕的本事,早就发现他了。

    “走吧,回去了。”

    “不急,我还没玩够呢。”凌晓晓嘴角扯出一抹诡异的弧度,“我可是答应了掌门,要带左青峰去他的坟前告罪的!”

    青琅玕追着过来,凌晓晓看着坐在一旁悠闲自在的暗夜绝,恶狠狠的磨牙,这个男人是想坏她的好事啊!

    “师妹。”青琅玕在外敲了敲门。

    “师兄你走吧,我现在不想见你。”凌晓晓示意暗夜绝赶紧离开,若是青琅玕闯进来,发现了他,这人吃不了兜着走,要知道这里可是青琅玕的大本营。

    “师妹,左长老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提及他,若不是我修为被封,你以为他能如此放肆的侮辱我?”凌晓晓佯装十分恼怒的说道,“他不过是仗着我现在是一个废人,奈不何他罢了,若是换了以往,他若是敢这般骂我,我非扇掉他满嘴的牙不可。”

    青琅玕不言语,以凌晓晓火爆的脾气,若不是他封了她的修为,她早就揍左青峰了,以她的天赋,纵然修为比不上左青峰,也能让左青峰吃亏,毕竟她手中还有三只神兽帮忙,一起上的话,吃亏的指不定是谁。

    “师妹,待到大婚后,我就恢复你的修为,可好?”

    “大婚?”凌晓晓笑了,“师兄,你会以为左长老会允许我活到大婚吧,今日就已经当着当庭广众的面就要杀我了,改日指不定怎么对付我,我一个没有灵力的废物,对上他这样的高手,也只能任由他宰割了。”

    青琅玕知道凌晓晓没有修为很危险,但是一旦恢复凌晓晓的修为,危险会更大,没有修为凌晓晓尚且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若是恢复了修为,凌晓晓就是你敢骂她,她不打得你把骂她的话吞回去,她就不是凌晓晓。

    “你放心,左长老决计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

    “师兄,话不要说得太满,免得打脸。”凌晓晓瞪向动手动脚的暗夜绝,“今日我想自己静静,师兄就不要烦我了。”

    “那行,你且好好休息。”青琅玕无奈,他无法对左长老做什么,但是也不能放任凌晓晓离开,他只能竭尽所能的保护好凌晓晓。

    青琅玕一走,暗夜绝直接将凌晓晓拉入怀中:“青琅玕到是想得美,娶你,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晓晓,我想你了。”

    凌晓晓躺在暗夜绝的怀里:“你有没有受伤?”

    暗夜绝眸光微动:“我以为你只关心青琅玕受伤没有,想不起关心我来着。”

    “怎么,你这是要翻醋坛子?”凌晓晓衬起身子,“要不要我叫人搬一缸醋进来,让你喝个够?我跟他怎么回事,你还不清楚吗?”

    暗夜绝抿嘴笑:“你打算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

    “不着急。”凌晓晓缓缓的说道,“不过我发现琅玕到真是能忍,修为直逼你,却能伪装得那么好,连师父都骗过去了。”

    暗夜绝不可置否,突然坐起来,凌晓晓则是将自己蜷缩起来,双手抱着腿一副十分伤神的模样,而暗夜绝已经消失不见,门被人一脚踹开,青琅玕一眼就看到抱着腿坐在软榻的凌晓晓,顿觉奇怪,他明明感觉到有灵力波动的气息,但是一进来,就消失了。

    “师妹,你没事吧?”

    凌晓晓埋首在双臂中,并不抬头去看青琅玕,好险,差点被发现,青琅玕会演,她也不差:“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师妹,这里是我的房间。”

    “那我出去。”凌晓晓挣扎着站起来,就往外走,青琅玕伸手抓住凌晓晓的手臂,“别闹,师父到失落之地了,我正打算去见他,你要不要去?”

    凌晓晓看向青琅玕:“你确信要我去见师父?”

    “嗯。”青琅玕目光仔细的搜寻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确信没有第三个人在房间里,“我希望你去告诉师父,你是自愿嫁给我的。”

    “我不是自愿的。”凌晓晓冷淡的说道,“师兄这是要自欺欺人吗?”

    青琅玕的眸色暗了暗:“暗夜绝来了。”

    凌晓晓心里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夜绝来了,他在哪里?”

    青琅玕看着凌晓晓不似作伪的表情:“又走了。”

    凌晓晓甩开青琅玕的手:“怕是师兄不让他来见我,将人赶走了吧。”

    “对,我将他赶走了。”青琅玕也不掩饰,“这浮屠城是我的地盘,就如同当初我去幽冥宫,他也会将我赶出来一样,我不觉得我做错了。”

    “不是说要去见师父吗?走吧。”凌晓晓往门外而去,青琅玕疑惑的看着凌晓晓的背影,抬腿跟上去。

    左青峰看到凌晓晓跟过来,眼底闪过一抹不悦,不过却什么都没有说,而凌晓晓当做没看到左青峰,一个人静静的站在一旁。

    青琅玕御剑带着凌晓晓,一行人直奔失落小镇而去。

    混沌赌坊,桃夭夫人泡了一壶热茶,请泽芜喝,泽芜却没有喝,而是拿过腰间的酒葫芦:“我不喜欢喝茶,还是喝酒吧。”

    桃夭夫人神色如常:“也是,你向来嗜酒如命,不喜欢喝茶也正常,来人,提两坛上好的美酒出来,招待泽芜仙尊。”

    “还是桃夭夫人你了解我。”泽芜笑容不变,依然是那副吊儿郎当不靠谱的模样。21

章节目录

重生之千金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沙曼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沙曼夭并收藏重生之千金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