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霑的速度很快,慕梓灵后脚追上的速度亦不是盖的,很快就与他齐头并进。

    似是没想到慕梓灵这么快就赶上了自己,黎霑略感讶异地挑了挑眉,随后卯足脚力,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顿时就落到后面,还被拉长了一段距离的慕梓灵轻呵了一声,毫不示弱的追赶上去。

    “小丫头,可以啊,几日不见都能赶上本公子了。”撇着身侧又一次追上来的慕梓灵,黎霑眉眼微挑,眼中划过一抹孺子可教的欣慰。

    “也就一般般啦。”慕梓灵很是谦虚地摆摆手,随后又狗腿地道:“不过这还都要多亏小小舅之前指导有方,让我能在短短时间内实力上涨,我为有这样的小小舅而感到自豪,感到骄傲……”

    听着慕梓灵在耳边叽叽喳喳,黎霑在一河边停了下来,没好脾气地打断她:“行了行了,马屁都拍到马腿上了,有事说事,没事赶紧回家。”

    “我就知道,知我者莫若我小小舅了。”慕梓灵笑嘻嘻地凑上前:“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刚刚那问题啊。”

    最是见不得这丫头对自己嬉皮笑脸了,简直招架不住啊。

    黎霑故作正经地板起了脸:“本公子说要杀男人,就不担心?”

    “担心什么?”慕梓灵眨眨眼,理所当然的说:“我知道一直都是爱屋及乌,肯定不会对他怎样的,再且说了,这么疼爱我,又怎么舍得让我伤心难过,说对不对?”

    看着慕梓灵那一双扑闪扑闪的天真大眼睛,黎霑简直没辙了,他抬手戳了戳慕梓灵的脑壳:“外向的丫头,哪天被卖了还帮着数钱呢,可知道那小子当初为何娶?”

    闻言,慕梓灵怔了怔,然后答道:“这不是众所周知的事吗?太后赐婚呀,不然还能是什么原因?”

    黎霑没好气地哼哧道:“觉得以那小子的脾性,他会轻易受命于人?”

    “怎么说?”慕梓灵茫然地眨眨眼:“若不是太后老巫婆,难道还另有其人?”

    其实这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不管当初是何原因嫁进的祈王府,她早就已经没放心上了,只不过现在黎霑突然提及,不免勾起慕梓灵的好奇之心。

    黎霑言简意赅的吐了三个字:“老情种。”

    慕梓灵一时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才意识到黎霑口中的“老情种”是谁,她恍然道:“是说我义父……当初是我义父让龙孝羽娶的我?”

    黎霑轻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慕梓灵摩挲着下巴,喃喃地猜测道:“若是如此,倒也说得过去,只是我义父可是个不问世事存在的大神,怎么会管这种闲事?除非……是我娘亲!”

    最后四个字,慕梓灵几乎是用嚷出声,字里行间更似乎是饱含了许多的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

    若说她之所以会和龙孝羽捆绑在一起,是她娘亲一手安排的,那么一直以来,她隐隐以为的那一双在背后操控着她生活轨迹的大手也就毋庸置疑了。

    如此也就是说,她的娘亲在背后操控的不仅是她的命运,还有龙孝羽。

    龙孝羽也是来自梵天古域,可他又是怎么来到明月大陆的?

    不会就是——

    想到这,慕梓灵用力晃了下脑袋,迫使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可偏偏,身边的某人就不愿如她的意。

    只见黎霑一副早看穿慕梓灵心事的模样,毫不嫌事大的搀和道:“别晃了,再晃也是以为的那样,这丫头就是打在娘胎里,母亲就已经物色好了女婿,所以啊……天底下除了本公子,就没有一个好男人。”

    黎霑没有将话说穿,但那意思都表达在他自飞舞的眉眼之中。

    若不是清楚眼前的黎霑是何人,慕梓灵铁定会以为他是在挑拨离间她和龙孝羽的关系了。

    “那又如何?”慕梓灵无语地翻了翻白眼,遂又打趣道:“哦我知道了,刚刚言说要杀龙孝羽,莫不是怕他知道某些事情真相,会对我不好?这是打算先下手为强,给我抱不平?”

    闻言,黎霑微微扯了下唇角。

    没想到这平时精得跟什么似的丫头,就这么自己将自己带进坑里,不过这倒也好,省的这丫头看出什么不对,又给他来一番不依不饶的刨根问底。

    黎霑心中暗笑,却因为刚刚答不对题而心虚,他的目光不自觉的飘向天空,状似勉为其难的附和一声:“可能是吧。”

    “还可能是吧。”慕梓灵学着他勉强的口气嘟哝了一句,忽然似又想到什么,她又趁热打铁地开口:“对了,我还有件事不解,还请小小舅明示。”

    黎霑故作不耐烦地斜了慕梓灵一眼:“就事多!”

    慕梓灵委屈巴巴地鼓了鼓腮:“都说走三家不如坐一家,更何况我现在除了找小小舅,也不知道去问谁了呀。”

    简直受不了小丫头软绵绵的贴耳根子,黎霑抠了抠耳朵,然后找了的舒适的位置,用手抵着脑袋闭上眼,最后才大爷般地开口:“说。”

    慕梓灵嘿嘿笑了两声,当下就将在中峻城得知了白素素就是苏殷,还有小时候苏殷造成慕家成如今局面的事,事无巨细的讲了出来。

    期间慕梓灵一直关注着黎霑慵懒打磕的脸色,但是让她失望的是,黎霑别说神色有异了,连眉头都没有皱过一下,像是压根就没有将苏殷这号人物放在眼里。

    说到最后,慕梓灵都有点怀疑自己是杞人忧天,她幽幽叹声道:“事情大体就是这样了,苏殷这些年看似一直蛰伏在慕府,但她背地里可没少唆使人出来作妖,先是她女儿,后还有陇月宫……我就奇了怪了,说她明明可以直接对我下手,可她为何屡屡借他人之手,给我下绊使坏?”

    “这有何奇怪的?”黎霑懒懒地出声:“就是怕死,才借刀杀人。”

    “怕死?”慕梓灵有些不明所以:“那么毒蛇的女人会怕死?不能吧,再说有谁能杀——”

    慕梓灵话没说完,黎霑就腾地一下站起身,急眼般地指着慕梓灵:“小丫头,我说是不是故意的,都是些什么鬼问题,三言两语离不开那老情种,他是给糖吃了,还是怎么着?”

    她什么时候提过大神义父了?慕梓灵更懵了。

    黎霑抬手敲了敲她的脑壳:“那疯子之所以不敢动,就是因为她怕老情种,因为她要是动,老情种就会动她,所以……懂了吗?”

    听着这像是绕口令一样的解释,慕梓灵下意识摇摇头,见黎霑一手就要往自己脑袋上呼噜过来,她连忙又点点头:“是说苏殷忌惮我大神义父,所以才不敢直面对我动手。”

    “把大神去掉,加在小小舅前面。”黎霑酸不溜秋地纠正。

    慕梓灵才懒得理他挑刺,继续自己的疑惑:“若说苏殷怕死是没毛病,可是……”

    像是知道她会问什么一样,黎霑没好气地出言打断:“别可是,也别问我老情种为何不直接杀那疯子,一了百了,那是他们的事,本公子不知道,还有……这丫头就不知道疯子疯起来很可怕的吗?她搞的那些喽啰够玩就得了,没事别去招惹她。”

    慕梓灵不服气地撇了撇嘴:“那要是她来惹我呢。”

    “这还用问?”黎霑斜了她一眼:“惹回去。”

    直接又骨感的三个字,惹得慕梓灵直翻白眼。

    “行了,现在不是执着那疯子的事。”黎霑抓起慕梓灵的左手臂,撩开了袖子。

    见她手臂上原本的星辰印记变成了五芒星印记,黎霑凤眸微眯,眼底划过一抹潋滟:“关心则乱,她又怎会挑错人呢。”

    “什么?”他的声音很小,小得慕梓灵根本没听到。

    黎霑嫌弃地拍开她的手臂,忽转话锋:“翅膀硬了不少,也该是时候去拿曜之魄了。”

    慕梓灵愣了一下,随后凛然道:“曜之魄可是在那怪物冥王身上?”

    其实早在先前大神义父给她法螺天珠的时候,她就一直有所怀疑,曜之魄在冥王身上,只是因为之前切身体会过那怪物的厉害,她还一直心存侥幸,如今看来,确实是了。

    “那怪物好对付,也不好对付,总之这次不会再像上次那般幸运,们好自为之。”黎霑模棱两可的撇下这话,顿时就化为一团慕梓灵想抓也抓不到的红雾,顷刻间消散不见。

    慕梓灵在原地看愣了好一会儿,才悻悻的叹了叹声。

    果然,在绝对神秘的人物面前,速度再快也是枉然。

    见这会儿天色也不早了,慕梓灵想了想,便决定去往皇城找龙孝羽。

    半路上,慕梓灵远远就看见一抹轻飘飘的红影冲她而来。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黎霑消失复返,却没想到是之前被她派去慕府盯梢的冷翼。

    因为之前叮嘱过冷翼有异况就来报,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慕梓灵眉头不由蹙紧:“如何?”

    冷翼的回答很简单:“有鬼!莫去!”

    慕梓灵无语了下,本想让他详细说怎么个鬼法,但看他那冷冰冰的模样,她只能以自己解说的方式询问:“意思是说,那女人在慕府有所动作,很危险?”

    冷翼没出声,他直接抬手,摊开手掌……23

章节目录

冷王霸爱,天才小医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舞曳攸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舞曳攸零并收藏冷王霸爱,天才小医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