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乱起时,那些个普通的赌徒看客们纷纷逃命,不一会儿整个赌坊就空了大半。

    还留在场子里的,除了楚瑶和她的四个婢女之外,就剩下以铁雄关为首的铁头帮帮众,以及两三个不明身份的神秘人。

    “夏夫人,你莫以为铁某在开玩笑。”铁雄关神情郑重,无比认真的劝告道:“你应该也听说过,曾经有位仙人在我们这里豪赌七天七夜,最后他输了。”

    楚瑶点点头,她既然要收服铁头帮,自然对这个帮派做过充分的调查:“那个仙人最后自削仙藉、剃除仙骨,沦为凡人了嘛,这个故事我听过。”

    “不,事实并非如此。”铁雄关摇了摇头,“传闻毕竟只是传闻,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有资格跟仙人做赌,又怎么可能赢得了仙人。”

    “传闻不也是你们放出去的吗?”楚瑶抱臂冷笑,看着对方在那里尬演。

    铁雄关愣了一下,接着摆手道:“这话是怎么说的,我铁某人就是再头铁也不敢编排仙人的是非啊,那件事……”

    “行了,我没兴趣听你废话。”楚瑶学了一身夏天的脾气,耐心那是相当于没有,“简单直接点,现在就把你背后的仙人请出来,不然我就拆了你这破赌坊,以后你也别想开了!”

    铁雄关倒不是怕这女人武功高,只是担心她背后的势力,所以才一再退让:“夏夫人,大家都在岚京这个地界混饭吃,没必要做得这么绝吧。”

    “没什么绝不绝的,这就是我的行事风格。”楚瑶冷冷的说道:“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考虑,春儿秋儿大冬儿,你们开始倒数。”

    剩下那个白衣少女愣了一下,指着自己:“门主,那我干嘛?”

    “你是小冬儿,帮我捏肩就可以了。”楚瑶笑着撩了一下对方的下巴。

    “三!”

    “二!”

    铁雄关虽然不懂三秒是什么梗,但听着有两个白衣少女已经数了两个数,顿时明白过来了,怒火顿时就上来了:“夏夫人,你简直欺人太甚,真当我铁某人怕了你!”

    楚瑶看了大冬儿一眼,冲她呶了呶嘴:“别愣着,接着数啊。”

    大冬儿立即数出了最后一个字数:“一!”

    “兄弟们,抄家伙!”铁雄关蓦地振臂大喝,只见四面墙壁都被人推倒,露出了数百个整齐肃杀的刀斧手,“看看今天是谁会死在这里!”

    楚瑶漫不经心地打量了这些人一眼,不屑的说道:“就这点人,还不够我四个侍女揍的。”

    “真是狂得没边了,兄弟们,上,杀了她们!”铁雄关冷哼一声,挥手下了斩杀的命令,自己却找了个空档,悄悄转身离开了。

    接下来的场面,他并不打算见证,毕竟五个如花似玉的美人被斩成肉泥,那情形实在不忍卒睹。

    再者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而且要尽快,不能耽误。

    铁雄关从后门匆匆离开了铁头赌坊,沿着一条僻静的小道走了小半个时辰,接着又绕着两个坊市走了数圈,最后才在一座寺院的后门停了下来。

    “叩、叩、叩!”

    铁雄关轻轻敲了三下门,不多时,门就开了。

    “施主,有什么事吗?”开门的是个小沙弥,看上去十二三岁的年纪,一脸懵懂地看着铁雄关。

    铁雄关从怀中摸出一块糖来,递了过去,轻声说道:“我是来找公子的。”

    小沙弥接过铁雄关的糖,剥开糖纸,塞进了嘴里,尝到了甜味之后,立即让开了身子。

    “谢了。”铁雄关摸了摸小沙弥的光头,嘿然一笑,闪身走了进去。

    寺院里,环境清幽,山环水绕,景致颇为怡人。

    可惜,铁雄关半点没有欣赏的兴致,一路疾走,直到他打开了其中一座假山的秘门,神情才稍稍缓合,故作泰然地拾阶而下。

    走到尽头处,是一间颇为干净的房间,里面陈设简陋,有个年轻男子背对着门口,正在做着什么。

    “铁头九拜见公子。”铁雄关望见背影就跪了下来。

    年轻男子头也没回,淡淡的说道:“铁头,你不好好经营你的赌坊,没事跑我这里来干什么?”

    铁雄关说道:“正是有要事回禀,所以才来找公子的。”

    “擦擦汗吧。”年轻男子随手拿了一条毛巾,扔在了铁雄关的脸上。

    “哦,谢谢公子。”铁雄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要跟对面这公子共处一室,额上的冷汗就会冒个不停。

    “说吧,什么事。”年轻男子转过身来,找了个位置缓缓坐了下来,“你不能在这里多呆,最好快点说。”

    铁雄关擦完了汗,立即说道:“是这样的,如公子所料,楚门的那位夏夫人今天真的来了。”

    年轻男子道:“然后呢。”

    “我怀疑她已经知道公子的存在了。”铁雄关神情严肃的说道:“他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收伏铁头帮,而是说要见见铁头帮背后的仙人,而且她的武功可能比我们预料的还要高很多。公子,我觉得你还是及早撤离比较安全。”

    “撤离?”年轻男子略有些迟疑的说道:“铁头,你希望我撤?”

    “啊,不是我希望公子撤。”铁雄关连忙摇了摇头,摆手说道:“只是公子的安危不容有失,我这也是替公子着想,毕竟那女人究竟是谁的人,实在无法预料。”

    年轻男子笑着说道:“那我要是不走呢?”

    “那自然也是可以的。”铁雄关愣了一下,“铁头必定会誓死保卫公子的安全。”

    “你真的愿意誓死保卫我的安全?”年轻男子双手垂在腿上,面无表情的问道。

    铁雄关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

    年轻男子抬手一指:“那你去杀了她们。”

    “好!”铁雄关点了点头,说完才发觉不对,愕然回头,却发现楚瑶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背后,还有她的那四个婢女。

    “你们怎么会这里!”铁雄关吓得跳了起来,惊愕莫明地叫嚷道:“你们是跟着我来的,不对啊,数百个刀斧手,外加几十个武林高手,竟然还拦不住你们?”

    “那些废物,不用十秒就解决了。”楚瑶兴致缺缺地打了个呵欠,然后看向那个年轻男子:“你就是铁头帮的幕后大boss?”

    年轻男子显然不懂boss是什么意思,不过楚瑶的话还是理解了,点头:“算是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大男人能不能干脆点。”楚瑶瞪了这人一眼,“最看不起你这种娘炮了,跟我老公真是完全没法比。”

    “看来你也不是朝庭爪牙那么简单。”年轻男子叹了口气,“其实我只是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养养老,你们何必找我呢。”

    楚瑶不无鄙夷的说道:“你到底教别人一些阴毒的修炼功法,还谋划着在安天会的时候搞事情,这也叫养老?”

    “姬女皇灭国无算、杀人野,别人想给她一些惊喜也在所难免。”年轻男子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再说,我是修仙者,没有动用法术神通,只是筹划一些小事情,已经够给姬女皇面子了。”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楚瑶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了,忍不住戳穿道:“你如果真敢用法术神通去找姬姐姐斗法,说不定还能让人高看一眼。可惜,你们这种修仙者,修为永远也达不到姬姐姐的高度,就只能像地沟里的老鼠似的,玩这种见不得人的把戏。”

    “夏夫人,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年轻男子终于动怒了,眼中满溢着杀机:“仙人不可辱,你在寻死乎?”

    “世界上,只有自尊自强者不可辱。”楚瑶不为所动,冷声道:“其他自轻自贱者,别说是修仙者,就算是神仙也照样跟白痴没什么区别!”

    年轻男子也不废话,蓦地抬掌拍出一道刺目的寒光,整个密室瞬间都被照亮,紧接着一柄长剑便刺到了楚瑶的近前。

    这一剑来得着实有些突然,有些防不胜防,更何况刚才楚瑶她们几个似乎都被光芒照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啪!”

    一声脆响,只见一道人影倒飞出去,砸进了墙壁里,揭都揭不下来。

    “就这点修为,连我一巴掌也接不下,还敢装什么仙人。”楚瑶一脸不屑,撇了撇嘴,啐骂道:“我看是废人还差不多。”

    扭头冲两个侍女吩咐道:“春儿秋儿,把这两个废物带走。”

    很快,楚瑶就带着四个侍女还有失魂落魄的铁雄关,以及那个不明身份的年轻男子,回来了神仙岛。

    “月姐姐,我带回来两个人,算是kong bu fēn zi吧,。”楚瑶直奔茶室,看到月清雅还有姬女皇,还有冷冰冰等人都在,不由得说道:“我感觉他们背后可能有巨大的阴谋,你们谁去审一审啊,我对这方面可不在行。”

    “我、我去!只要把他们狠狠的揍一顿,绝对没有人能忍住不招的。”柳梦率先举起了bái nèn的手臂,只不过大家知道她惯会胡闹,也就没人搭理她。

    姬清影忍不住说道:“你每日在安天会上揍人还没揍够吗?”

    “我去吧。”冷冰冰想了想,这里还就只有她最合适做这种工作,毕竟也算是她的老本行,来到仙云大陆后一直没机会用上呢。

    “冰冰姐确实最合适了。”楚瑶点点头。

    冷冰冰离开之后,楚瑶扭头看向月清雅:“月姐姐,你刚才在聊什么呢?”

    “在谈夏冷的近况。”月清雅淡淡的说道。

    楚瑶忙追问:“那小家伙怎么样了,有一段时间没见他,还挺想他的。”

    月清雅没说话,倒是叶梦莹神情古怪,好一会儿才说道:“他应该算是过得很好吧。”

章节目录

护花高手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心在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在流浪并收藏护花高手在都市最新章节